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大宋登仕郎 > 第一百八十六章 衡芷夫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sdlchxwz.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会诗词?”衡芷夫人道,“看来是一位妙人了。”

  小楼说道:本来大家都不知道的,不过后来在曹枢密那里作了一首词后,名声就慢慢传开了。

  “什么词呢?”衡芷夫人本就喜欢诗词,这一说到痒处,更是十分在意。

  小楼姑娘放下手中杯子,道:“公子所做,便是那一阙,破阵子醉里挑灯看剑。”

  衡芷夫人满脸的不可置信:“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是这一阙词?”

  小楼见公子名声居然传到了北汉,心中略微得意。“正是这一阙。”

  衡芷夫人说道:“此等千古名句,当时我从别处得知后,只是轻轻诵读两遍,便觉得战旗猎猎,金戈铁马,恨自己是女儿身,不能上阵建功,破敌万里。”

  小楼笑道:“我当时听了也是热血沸腾,夫人都要想着上阵杀敌了,果然女中豪杰,巾帼不让须眉。”

  衡芷夫人笑道:“确实如此,不过我听人说,这作词的公子乃是宋国皇子。”小楼道:“公子确实是宋国皇子,但是,我不管他是皇子也罢,小民也罢,他都是小楼心中独一无二的公子。”

  衡芷夫人说道:“除了这一阙破阵子,我知道这位公子还有多首词作,比如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这一阙我也是极为喜欢。”

  白兰在一旁插了一句:“小楼姑娘的公子,还将词作写在了香水的瓷瓶上,前些日子,我们还在选,到底哪一个好呢?”

  衡芷夫人问道:“姑娘,可真有此事?”

  白兰稍稍一想,说道:“红藕香残玉簟秋。轻解罗裳,独上兰舟。云中谁寄锦书来?雁字回时,月满西楼。

  花自飘零水自流。一种相思,两处闲愁。此情无计可消除,才下眉头,却上心头。”

  衡芷夫人听完后叹道:“姑娘,令尊也是作词高手,现在身边有多一位公子,姑娘心中想必是极开心的。”

  小楼道:“唐国金陵被攻破后,我就没有见过父亲了,只知道他在宋国,被封了一个违命侯,但是宋皇担心唐国余部寻他起事造反,所以虽说没有杀他,但是却将父亲置于一处我不知道的所在,难以相见。”

  衡芷夫人道:“宋皇仁慈,所有的灭国君主都还好好的活着的,姑娘不要气馁,假以时日,总有与国主相见的一天。不过好在姑娘做钟情的公子还在你身边,有良人相伴或者可以让姑娘好受一些。”

  听到钟情二字,小楼脸上一红,不过稍纵即逝,这一幕也被衡芷夫人看了出来,心中一暖,少年男女彼此相爱不外乎如此吧。

  小楼脸一红,很快就低声说道:“公子也不见了。”说罢眼眶微红。

  衡芷夫人拉起小楼的手,轻轻说道:“痴儿,公子又哪儿去了?”

  白兰在旁边说道:“小楼姑娘说,公子随军,在太原大战后,不知所踪。”

  衡芷夫人将小楼的手握得更紧了。

  白兰继续说道:“姑娘本在开封开了一家香水铺子中,听闻公子失踪的消息,姑娘独自一人从开封到太原,想寻找公子,但是一个弱女子,孤苦无依没有更好的办法,所以就在太原开了香水铺子,想着公子一旦到太原,只要知道了香水铺子,就知道家里人在找他,那就可以找到公子了。”

  衡芷夫人也是经历过战乱之人,心中知道,兵荒马乱的年节,只要说人失踪,就有很大概率是根本找不回来了,所以听到白兰一说,对小楼更是同情,连声说道,痴儿痴儿。说着自己也忍不住湿了眼眶。

  过了好一阵,衡芷夫人和小楼情绪慢慢平复,衡芷夫人道:“小楼姑娘,今日过来必定是有事,请姑娘直言,妾身能做到的必定鼎力相助。”

  小楼闻言,站起身来,深深一个万福。衡芷夫人也连忙站起来,姑娘,妾身当不得!

  小楼说道:“今日确实有事相求于夫人。”

  衡芷夫人拉着小楼坐下,说道:“当不得这个求字,小楼姑娘你我相见恨晚,以后这种话万万不敢说了。”

  小楼拉着夫人的手道:“那就有劳夫人。”

  “我在太原开的香水铺子,本想着把铺子名声打出去,至少太原周边都知道。不曾想,这香水铺子第一天开业,竟然没有顾客上门,门可罗雀。”

  “香水?”衡芷夫人已经是第二次听到两个姑娘说出这个东西了。

  然后回头向小婢女道:“小青,你去把我化妆匣子旁边的香水拿过来。”小女婢脆生生的应了一声,便往回廊跑去。

  片刻后,小婢女手中两只香水瓷瓶,一只是兰花味的,另一只是桂花味的。

  “姑娘所说,可是此物?”衡芷夫人拿着两只小小的瓷瓶。

  小楼说道:“正是此物,夫人也喜欢这两种香味啊。”

  衡芷夫人说道:“此物是姑娘亲自调配?姑娘真正是妙手无双啊。”

  白兰道:“不曾想开封府的香水,夫人都有置办。”

  衡芷夫人说道:“宋和北汉大战,商路不通,就是这两瓶都是画了好大功夫托人买到,平日里也只是在家中用一用。”

  白兰说道:“平日里夫人也很少露面,所以太原府的女子大多也不知道这香水的名气和妙处。”

  听到此,衡芷夫人也弄明白了小楼登门拜访的目的了,想了一想说道:“小楼姑娘,既如此,我便明日,到你家香水铺子走上一趟,你看如何?”

  小楼喜不自胜,说道:“夫人如果移驾前来,小楼固所愿耳!谢过夫人了。”

  衡芷夫人轻轻摆手笑道:“不需如此客气,小楼姑娘,你我一见投缘,如果不是妾身三十有余,真想和两位姑娘焚香结拜了。不过妾身和小楼姑娘,白姑娘成一个忘年交,不知可不可以。”

  虽然只是相识不久,但小楼和白兰对衡芷夫人的仪容风华,言谈举止已经是钦佩不已,再加上衡芷夫人热心诗词,从和刘学士的姻缘来看也是深情种子,小楼和白兰一听此话,自然是满心愿意。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