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从JOJO开始救世成神之旅 > 第二百二十九章 看着我眼神为何无畏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sdlchxwz.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没错,西撒从未想过要用他的波纹泡泡正面去刚【柱之男】瓦姆乌的风之流法.神沙岚,因为他很清楚,他的波纹泡泡根本没有办法与风暴抗衡。

  因此,西撒一开始的目标就是四周的建筑物,特别是头顶!

  以西撒现在改良过的波纹泡泡强度而言,是可以炸断本来就随时可能塌方的【柱之男】遗迹墙壁天花板的。

  啪啪啪啪——

  西撒的波纹泡泡先一步【柱之男】瓦姆乌的风之流法.神沙岚,先命中了支撑矿洞的支柱,然后让上方的岩石泥土坠落而下。

  【柱之男】瓦姆乌的风之流法.神沙岚,只有最开始的风头击穿了西撒送去螳臂当车的波纹泡泡然后命中了西撒的身体,神沙岚回旋风暴的后续立马就被头顶掉落的石头、泥土给遮挡。

  被【柱之男】瓦姆乌的风之流法.神沙岚正面击中了一点点的西撒,立马与同样受到【柱之男】瓦姆乌的风之流法.神沙岚冲击而来的泥土石屑一起,飞到JOJO所在的轨道矿车之上。

  并且,借住【柱之男】瓦姆乌的风之流法.神沙岚推波助澜,JOJO与西撒两人所在的矿车运转得更加迅速。

  “厉害啊,西撒!”

  “不愧是你无敌的波纹泡泡,居然能够挡下【柱之男】瓦姆乌的风之流法.神沙岚!”

  从【柱之男】瓦姆乌恐怖的风之流法.神沙岚攻击下活下来的JOJO背靠着矿车角落,看着西撒轻轻笑了起来。

  实际上JOJO也知道,西撒并不是正面对轰赢得了胜利,不过那又如何,结果都是他们顺利从【柱之男】瓦姆乌的风之流法.神沙岚下成功的活了下来。

  “呼呼呼......”身体受到重创但还不至于死去的西撒躺在矿车中深呼吸着,他喜悦的看了一眼因为坍方而烟尘四起的轨道起点,劫后余生的感叹道,“太好了,JOJO,我们成功了!”

  以现在矿车的运行速度,【柱之男】瓦姆乌应该是追不上了......想到这里,西撒几乎昏睡过去,但是现在不能睡着。

  不仅仅是因为后方【柱之男】瓦姆乌可能会追击,西撒与JOJO两人手腕上的伤口依然还在流血。

  【柱之男】瓦姆乌的血之沙漏还在倒计时中,一旦他们流干了血液,不,一旦失血超过人体所能承受的阈值,他们就会死去。

  所以现在最重要的是进行波纹呼吸法,来恢复身体的伤势!

  西撒提起最后一口气。

  “喔喔喔喔喔喔喔!”

  JOJO看着西撒,他自己也进入了波纹呼吸法,这个呼吸法对他而言非常的累,因为他从来没有去研究过波纹气功,只是凭着天生就能进入波纹呼吸法的频率而粗糙的使用着波纹气功。

  一秒钟不到,两人手腕上的伤口愈合。

  “西撒......果然,【柱之男】这些威胁的家伙,还是交给吴忧呕鸡酱他们来解决吧......”JOJO躺在矿车角落,流着汗水轻笑道,“毕竟我只是一个从来都没有修炼过波纹气功的孩子啊......”

  “嗯?”

  就在JOJO想要继续讲述一些轻松的话题来平息情绪之时,从矿车轨道后方密集的浓烟中飞出一个两米以上身高、结实的肌肉壮汉。

  轨道一旁的壁灯将高大的身影的影子笼罩在两人的身上,也笼罩了两人的心头!

  “【柱之男】瓦姆乌!”

  JOJO与西撒两人立马做出了各自的应对方案,但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一脸严肃的看着【柱之男】瓦姆乌。

  这个危险的家伙居然追上来了......

  踏!

  【柱之男】瓦姆乌落在JOJO他们这辆矿车的围栏之上,一脸愉悦的看着JOJO与西撒,虽然他们的波纹气功说不上有多么强大,但是与两人的对战,让【柱之男】瓦姆乌感到了一些满足。

  特别是JOJO,这个男人是这一万年来唯一一个给他的脸上留下了伤痕的对手。

  而且,JOJO的那些奇妙招式,是【柱之男】瓦姆乌以前都没有遇到过的,这让他非常好奇JOJO还有什么招式。

  【柱之男】瓦姆乌是个纯粹的战士,享受着战斗的乐趣。

  对他而言,所谓的强者,并不单单是指战斗力,也指心灵的强大,如果心灵不强大,那么随便一点小挫折都可以轻易的击败这个人,就好像他【柱之男】瓦姆乌那位发小【柱之男】桑塔纳一样......

  明明拥有【柱之男】一族的强大体魄,却因为心灵上的弱小,而被卡兹大人与艾斯迪斯大人给抛弃在大洋彼岸上!

  而JOJO与西撒,是即使面对绝境也不会放弃的所谓的心灵上的强者!

  他【柱之男】瓦姆乌就喜欢与强者战斗。

  这样想着,一脸愉悦的【柱之男】瓦姆乌,踩在矿车围栏之上,弓下腰,把脸放到JOJO的面前,用食指勾搭着JOJO的下巴,对着JOJO笑道:

  “看你那一张一脸恐慌,但是却无比镇定的脸......或者说你还有什么还没有使出来的策略想要对付我?”

  “你想听吗?”

  JOJO看着【柱之男】瓦姆乌一脸冷汗道。

  “你的办法是这个吧?”【柱之男】瓦姆乌一脸愉悦的一脚踢断JOJO背后的矿车拉杆,然后道,“就像这样,让这辆矿车紧急刹车,好让我飞出去摔倒。”

  【柱之男】瓦姆乌一脚踢断的拉伸杆,让这辆矿车翻滚出了轨道,朝着滑坡飞出去。

  而【柱之男】瓦姆乌在半空中看着狂车内的JOJO,继续愉悦道:

  “或者是用你藏在裤裆下的那个圆球轰炸我呢?”

  JOJO满头大汗,他居然又被猜中了!

  那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才刚刚被手雷炸过的【柱之男】瓦姆乌,当然不会忘记那个玩意,所以一口就道破了JOJO的念头。

  唰唰唰——

  矿车终于冲破了【柱之男】遗迹的墙体,从一座古罗曼建筑中飞了出来,JOJO与西撒翻滚了好几圈终于躺在了石板上。

  【柱之男】瓦姆乌从【柱之男】遗迹中跳出,安稳的落到JOJO与西撒面前,愉悦且严肃的看着他们道:

  “呵呵呵......就算你们用波纹气功止住了手腕的伤口,但是失血过多的你们,已经连站都站不起来了,获救的可能性是零......”

  “为什么还要用那种无畏的眼神看着我?”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