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进宫后,庶女她被娇养了 > 第369章醉酒后失了分寸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sdlchxwz.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父皇定了后日传召他。”

  盛长歌点头。可心中隐约也有些害怕,到底是多年未见的父子,嗣南的身份又见不得光,她又怕到时候他若是鬼迷心窍了,做出什么事来,倒是给如今的局势雪上加霜了。

  如此想来,愁苦之色又挂于脸上。

  淮玉皱眉,“不如今日得闲,我领你出宫去,你不是早就吵嚷着要去一品居了吗?”

  孟东风又想着她这些日子的确压抑了些,也松了口,“我觉得很好。”

  盛长歌懒懒的摇头,可耐不住淮玉的各种攻势,也就妥协了。

  淮玉在前头驾车,盛长歌坐在马车里头。看着那红墙青瓦越来越远,她的心似乎也一点一点的亮起来,她的脑子里头甚至冒出一个可怕的念头,就在这一刻,她什么都不想要。想要抛下一切,就驾着这马车,远走高飞,浪迹天涯……

  想到这里她苦笑了两声,往前挪了挪身子,掀开了帘子。

  “风大,到里头坐着。”

  盛长歌全然不顾淮玉的话反而出了马车坐在他身旁,手有些凉,她抓了淮玉披风的一角将自己裹住。

  “不高兴了?”

  盛长歌轻叹了口气。

  “没有,怎么会不高兴,在这宫里头锦衣玉食,荣华富贵,一帮奴才服侍着,要风得风要雨得雨,如今上至太后,下至扫洗宫人,谁人不对我服服帖帖?我还有什么不满意……”

  她说这话的时候有气无力,目光落在远处的街道上,淮玉分明从她的眼角眉梢窥探出了疲惫。

  “师傅能为你做些什么?”

  盛长歌莞尔一笑,“师傅只需捂紧钱包,今日我可要把一品居的好酒好菜都吃一遍。”

  “你高兴就好。”

  盛长歌突然靠上他的肩头。

  他明显僵了一下。

  “师傅,就一下一下就好了……”

  盛长歌心里知道,她有时有多过分。

  她既想要孟东风对她一心一意,又要淮玉守护在她身侧。

  要地位,又想要自由。

  原来,鱼和熊掌兼得的滋味如此痛苦。

  淮玉任由她依靠。

  二人到一品居时,盛长歌并未像她说的那样大吃特吃,点了些下酒的菜,要了两坛子酒。

  “还是不喝酒的好。”淮玉出言劝说她。

  盛长歌冷哼了声,“你自己开口说让我出宫休息一日,如今又管起我来了,那我出来做什么?干脆一辈子关在宫里算了,就像那笼子里头的鸟,关到老关到死。”

  淮玉厉声呵斥她,“胡说。”

  她懒懒的趴在桌上,“我要喝酒。”

  “好,师傅亲自给你倒?行了吧。”

  她展露笑容,甜甜的回了声,“好。”

  一杯两杯的温酒下肚,盛长歌有些醉了,她本就不是酒量多好的人。

  普及醉了只推开了窗户,趴在那窗头看外头的飞雪,看路上的行人。

  “师傅,江湖到底是什么样?”

  淮玉走到她身上,替她披了件衣裳。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你总是拿这句话搪塞我。”盛长歌转过头看着他。

  她眼下通红,眼眶中带着泪。

  “不是搪塞你……”

  淮玉觉得她醉了,或者自己瞧着她的模样也有些醉了。

  他好像脑子短路似的,突然说道:“若是你肯,这天地之大,我愿带你走。”

  二人都沉默了。

  盛长歌喝了一口酒,又转头去看雪,“走?走到哪里?”

  她舍得走吗?

  “师傅胡说逗你开心的,你别往心里去。”淮玉只能如此说。

  盛长歌点头,摇晃了酒坛子,见了底。

  她长吁一口气,缓缓倒在榻上,“师傅,我好累……”

  淮玉拿了被褥替她盖上,自己独自坐在一旁的椅子上,屋内的炭火温热,她倒是好睡。

  淮玉就这样独坐着,直到夜幕降临,屋内点上烛火,他心中很不是滋味。

  孟东风推门而入的时候,他是被惊了一跳。

  而后他冷笑了两声像是开玩笑似的,“怎么?你还得亲自跑一趟,生怕我把她带走了?”

  孟东风沉着脸,也不回答他的话,目光落在盛长歌身上。

  “她喝醉了。”淮玉轻声说道。

  孟东风正准备上手抱她,盛长歌被惊醒过来,她推了推他,酒意还未褪去,有些头晕眼花的。

  孟东风整理着她的碎发,语气很是温柔,“是我。”

  她冷哼了声,“你来做什么?”

  语气颇为不满。

  孟东风轻笑了声,在她身旁坐下来,哄说道:“我来接夫人回家。”

  “谁是你夫人!”不等孟东风做答,她又补充道,“你不是要娶那三小姐吗?快去吧,索性我醉了,随便把我发卖了算了。”

  孟东风搂住她。

  淮玉见二人如此,只能垂头合上了门。

  “我怎么舍得发卖了你?”

  盛长歌抬头看着他,两手圈住他的脖子,泪珠一瞬就滚落了下来,嘴里很是委屈,“你说话不算数,你说过你只娶我一个人,你,你出尔反尔……”

  “我什么时候出尔反尔了?”孟东风只觉得冤枉。

  “我说是就是!”

  她不依,有些撒泼的意思。

  孟东风只顺着她的意思,“好,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我们先回去好吗?”

  她醉的有些头痛,靠进孟东风的怀中,在他胸口蹭了蹭,有些难受的说道,“头疼……”

  “我让让文鸢给你备了醒酒茶,我一猜就知道你肯定是忍不住要喝酒的。”

  她抬头看着他,“你为什么这么懂我?”

  “傻子。”

  盛长歌只一下一下的抽泣着。

  孟东风很是耐心的哄她,手轻拍着她的肩头,也不知道这样过了多久,她才睡过去。

  他抱着她出了房门,淮玉在外头等候着。

  依旧由淮玉驾车,二人坐在后头。

  孟东风想起方才来时淮玉的模样,多少有些抱歉。

  “淮玉,方才我……”

  不等他的话说完,淮玉冷冷的回了句,“你若是对她好也就罢了。若是不好,就算你对我下了杀令,我也是要带她走的。”

  孟东风的脸色也沉了两分,搂着盛长歌的手越发紧了。

  盛长歌忙合上了眼眸,这些话她都听在耳朵里。

  只提醒自己,日后不可再如此失了分寸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