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人在东京签到都市传说 > 016.你怎么下得去手?!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sdlchxwz.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十几分钟后,姜直树与换回常服的织子走出了未知名神社的大门。

  织子今年十七岁,考入久田市最好的私立高中,是一名不折不扣的优等生。

  姜直树问织子交没交过男朋友。

  织子摇头说没有。

  “我不信,你这么漂亮,难道没有男孩子追过你吗?”

  织子继续摇头,且非常认真地说:“真没有,刚刚是我第一次接触男生。”

  姜直树凑近了说:“真哒?”

  “真的!”

  织子有点着急了。

  姜直树问:“为什么着急?”

  织子脸红,不由自主的低头,“就是怕你误会。”

  “哈哈哈。”

  姜直树大笑,笑得织子更害羞了。

  织子不会说谎,尤其是对直树。

  她告诉直树君他们明明是第一次见面却像相识很久似的。

  貌似……他们上辈子认识,不仅认识,还是情侣,直树对织子特别的好。

  姜直树揉了揉织子的头发说:“上辈子我对你并不是很好,所以这辈子我得补偿你……不想吃东西?”

  织子说:“我应该请直树吃东西道歉的。”

  “刚才是逗你,我也是吃完午饭不久。有没有想去的地方?”姜直树问道。

  织子又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只要和直树在一起,去哪里都可以。”

  “酒店?”

  “……行。”

  这次换成姜直树道歉,“对不起,以前逗你逗习惯了,就喜欢看你窘迫的样子。”

  织子几分茫然。

  姜直树说:“会慢慢想起来的。”

  两人散步聊天,大手小手自然而然相握。

  既然没有目的地,便继续走呗,刚巧附近有一座公园,找到长椅,姜直树率先坐下,然后将织子拉坐到自己的大腿上。

  如此姿势太过亲密,又是公共场合,使得织子的内心升起了一丝挣扎。

  但也只是一丝而已,直树安抚过之后,织子便靠进了他的怀里。

  “上辈子,你是巫女,我是神,巫女永远忠于神,所以我说什么你就要做什么,然后……我就忍不住欺负你……”

  姜直树给织子讲了些神谷学院的故事,当然不全是坏的,也有两人之间美好的记忆。

  织子说:“这辈子我也可以听直树的话。”

  姜直树说她傻,“你成绩这么好,将来一定要考东大听清楚没有,这样我们孩子的智商才会高。”

  “啊?……”

  织子如今是17岁的高中生,虽然妈妈是在这个年纪生了她,孩子宝宝什么的对她来说还是太快了。

  姜直树再次安抚道:“跟你开个玩笑。”

  织子说:“我不是不愿意给直树生小宝宝,只是还没准备好,半年,哦不,三个月,我好好学习一下,我一定能做得很好。”

  “怀小宝宝需要十个月。”

  “……”

  织子挣扎了下,最终下定决心,“那我没问题了直树。”

  “哈哈哈!”姜直树开怀大笑。

  实际上,织子最大的问题便在于太拿直树的话当回事。

  雪姬不算,干饭的人生不需要解释。

  姐姐姜直树惹不起,葵小姐姐翻来覆去就是那句“完婚”。

  七濑纯是不听话的妹妹,再说她那小身板容易让宝宝挨饿。

  桃儿小姨已经生了芽芽。

  菜学姐麻理假孕过一次,她太菜了,自己还没玩够。

  最后的大小姐上原结衣,倒是一直有给直树君生小宝宝的计划,奈何她的肚子不争气,依旧处于计划阶段。

  想得太远了……

  姜直树又紧了紧怀中的少女,轻吻了下那对小嘴唇。

  “能把你找回来真是太好了。”

  织子“嗯”了一声,重新将头埋进直树的怀里。

  长椅上就此没了动静,曾经的姜直树很忙,和织子在一起的时间其实不多,尤其是退学以后。

  姜直树孤独过吗?

  似乎并没有。

  但是他一定让织子感受过孤独。

  织子的耳朵有点痒,想要伸手挠一挠,姜直树抓住了她的手,用牙齿咬住。

  “别......”

  上辈子织子的弱点是姜直树,也就是说只要在直树面前,织子便是待宰的羔羊。

  好在姜爸爸此时没打算逗她,见织子的耳朵瞬间通红,甚至带着整张小脸一起红,松口撤了回来。

  “叫哥哥。”

  “哥哥。”

  “叫爸……”

  ……

  好吧,姜直树得承认他还是更喜欢逗织子。

  傻傻的织子,又软又萌,性子软身子也软,见了面不逗两下,总觉得缺点什么。

  这时,一道身影挡住了阳光。

  织子抬头,瞪大了眸子说:“爸爸,您怎么来了?”

  多了几分沧桑之意的三井真司副社长脸色黑得像锅底,“怎么来?我如果不来,你被这个家伙卖了还得帮人家数钱!”

  “起来!”

  织子跳出直树的怀抱。

  “你!”

  三井真司用直死魔眼盯着姜直树。

  直树嘿然一笑,道:“三井叔叔......”

  “你管我叫叔叔?”

  当年的情分看来是不在了。

  姜直树投降,“行行行,三井爸爸。”

  “谁提莫是你爸爸?!”

  家里养了十七年的白菜被猪拱跑了,换谁谁都不开心。

  更重要的一点,织子17岁,谈个校园恋爱还算还算还算可......以容忍,对面的家伙比三井真司小不了几岁,居然有脸叫叔叔爸爸!

  姜直树也反应过来了,如今他已不是姜同学,而是姜大叔。

  “三井大哥?”

  “滚!”

  三井真司又是一顿劈头盖脸,“姓姜的,当初我是看你救了我们夫妻,拿你当亲弟弟看待。”

  “你的目标是织子,你早说啊,你早说我们就算是死也不用你救!”

  闪!电!划!过!

  时间线又发生了变化。

  这辈子姜直树不再是织子的同班同学,改成三井家的救命恩人。

  然后他就对织子下手了。

  时间倒退到五年前,织子12岁……姜直树顿时想起那句“她还是个孩子”。

  三井真司痛心疾首地道:“你怎么下得去手?!”

  又是一顿劈头盖脸,三井真司拉住女儿,“织子,跟我回家。”

  织子没动。

  把三井副社长气得血压飙升。

  “爸爸,我想直树了。”织子可怜兮兮地说。

  “他就是个大骗子!”

  “五年前,如果不是爸看得严......”

  “爸爸,我生气了!”

  织子不允许任何人说直树的坏话,爸爸妈妈也不行。

  “三井叔叔,我还是叫你叔叔吧。”姜直树说,“我保证晚上送织子回家。”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