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笔趣阁 > 穹天女帝 > 第709章 苏醒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笔趣阁] https://www.sdlchxwz.com最快更新!无广告!

  日复一日……

  时间不知过去了多久……

  无痕本尊突然恢复意识,朦朦胧胧间有种恍然而醒的感觉。

  大量记忆如流水般汇入大脑,昏迷后分身经历清晰地浮现在她脑海,令她一时有点回不过神来。

  怔怔想了半晌,无痕终于回忆起失去意识的前因后果,顿时心头一惊!

  自己在东海强行渡劫,肉身被劫雷劈成粉末!竟然没有魂飞魄散!?竟然还在人世?当真是运气好到爆表!

  不!这可不是运气!是因为自己拥有师父遗留人间的仙界至宝应元珠!否则劫雷之下,岂能幸存?

  她本能的睁开双眼,发现仍然身处紫府之内,恢复清醒的,不过是自己的元神与魂魄而已。

  应元珠在界胎、凤印环绕下,依旧绽放着莹莹蓝光,静静悬浮在半空之中。

  怎么回事?

  无痕再次一惊,她意识清醒,想不到依然无法控制肉身,等于还是处于半昏迷状态,生死难料。

  她忙全力放开灵识感应,不由再次震惊!

  此刻的她,肉身赤条条浸泡在一团沾黏的粉色液体内,所处空间狭隘而昏暗,外面是层坚实的硬壁,灵识无法穿透,外界是什么情况根本不得而知。

  丝丝暖意自肌肤传入心肺,她竟感觉一阵舒服和安逸,很想继续闭目沉睡下去……

  这是哪里?

  这是!

  一枚巨蛋的内部空间!

  无痕终于彻底清醒过来,自己渡劫之时肉身尽毁,但元神和魂魄在至宝“应元珠”的守护下逃过一劫。

  看来,她关键时刻领悟了凤印神通“涅槃灭度”之后!通过基因重组,居然真的将破碎的肉身重新汇集,化为一枚巨蛋!整个人陷入了沉睡……

  那现在,自己是在等待孵化重生吗?

  无痕暗自一喜,忙细细感应起来,粉色液体内,她这具重新塑造的人体完美无暇,虽然还没有全部融合到位,但每一处肌肤,每一丝血脉,每一块骨骼,每一条经络,都与生前一模一样,甚至更加完美,更加强大。

  她以前的肉身,是万年难遇的隐灵根!此时经过重新塑造,给她的感觉更加玄妙!更加神奇,甚至已经超出了她所认知的范畴。

  凤族传承,果然旷世绝伦,真的能够浴火重生,不死不灭!太强大了!

  当然,这也是要看当时的前提条件和所处环境!如果无痕化为巨蛋后再次遇到毁灭性的伤害,自然也是无法重生,不死不灭更加谈不上!

  无痕松了口气,渐渐平静下来,自己离重生再世的日子已经不远,正好可以休养生息,静待时机成熟后破壳出世。

  只是想起分身此刻的处境,她却不禁暗自皱眉,心中流过一丝冷意。

  原来无痕的傀儡分身跟随无极宗大部队回到宗门之后,直接便被上官铭关入“炼狱”思过!

  虽然上官铭知道这只是无痕的一具分身,但众目睽睽之下他必须给全宗弟子一个警示!

  谁也不能与妖族纠缠不清,败坏宗门声誉!

  谁也不能当众忤逆自己,违背宗主指令!

  这么多年,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般令他懊恼和头疼的弟子!若非忌讳太上长老仇恨天,上官铭早已当众清理门户,将这个祸害隐患彻底拔除!

  随即,上官铭第一时间去洗心潭,向太上长老仇恨天详细汇报了这次东海之行。

  言辞间,他将无痕与妖族勾结交好之事夸大其辞,忿忿数落,把她形容成一个桀骜不训、败坏门风的叛逆之徒!

  太上长老仇恨天淡淡听着,也不表态,似乎默认了上官铭对无痕分身的处置结果。

  上官铭这才暗放宽心!毕竟处罚太上长老仇恨天的记名弟子,他不得不有所顾忌。

  屠鸿雪没有察觉这只是无痕分身,不忍见小师妹在炼狱受苦,与刁阁主和符箓堂新堂主金鹏海一起,联袂向宗主求情。

  但这一次,上官铭完全不给任何人面子,只对三人简单解释了几句便避而不见,显然吃了秤铊铁了心,不会改变对无痕分身的处罚!

  三人无奈,只得另寻他法!

  屠鸿雪也曾去过洗心潭,想请师父仇恨天出面,但也只得到太上长老的一句回复:让丫头略受惩罚也好!便再没有其他回应。

  这一个多月时间,无痕的傀儡分身便一直被囚在炼狱深处,日日受那极狱煞风、寒骨煞风和幽魂噬鬼的磨炼!

  不过她这分身是万年神铁木铸造,不惧极狱煞焰与寒骨煞风,而幽魂噬鬼虽然厉害,无痕的阳魂元胎却是天下幽魂的克星,正好通过大量吞噬,以此修护因搜魂大法受到损伤的元神!

  但尽管如此,无痕心中仍难掩一丝伤感之意。

  自己对宗门一腔热血和忠诚,想不到在宗主眼里,不过是名叛逆的异类弟子而已,将来想在宗门好好发展,恐怕不会一帆风顺,等待她的前行之路,必定极其辛苦。

  正在思忖之际,突然响起一道清脆的叱喝,虽然隔着坚厚无比的蛋壳,依然很清晰的传入她的耳中!

  “站住!灵雀王!这么晚你偷偷溜进圣园想干什么!”

  “哦,原来是两位凤使,本王心生警意,不过是进来巡查一番。”

  “巡查?巡查为何不出声通报?圣主将凤主安危交由我们姐妹,你深夜偷偷潜入,究竟安的什么心?”

  咦?无痕不由暗暗奇怪,说话之人都非常耳熟,其中一个是灵雀王傅修,另外两个女子的声音,居然与凤使麦鸢和姜樊极像!

  她们两姐妹不是在东海被凤王击杀了吗?莫非没死?这可真是太好了!

  想起在东海与海王、凤王和龙母对恃之际,麦鸢、姜樊公然违背凤王之意,不顾安危以死相护,着实令无痕有些感动!如今得知两人安然无恙,心中自然涌上一丝宽慰和欣喜。

  圣园之中,灵雀王傅修小心翼翼地四处观望了一番,见没有引起旁人注意,方才轻声叹道:“两位凤使别误会,本王前来……确实是一番好意!”

  麦鸢、姜樊互视一眼,虽然心生疑惑,神色却不敢稍有松懈。

  姜樊哼道:“既是好心,还请灵雀王道明来意。”

  傅修踌躇片刻,终于艰难地开口道:“两位凤使,本王跟你们一样,都非常关心灵主安危,但这些时日,圣主每日都用心血噬喂灵主,你们不觉得……这中间有问题么?”

  有什么问题?

  麦鸢与姜樊怔了怔,同时摇了摇头。

  两人听妖王昙晋说过,凤主孵化非同一般,需要大量的天地灵气孕育,圣主用心血噬喂巨蛋,难道不是为了令灵主早日重生出世么?

  傅修苦笑道:“本王曾接触过一些奇闻秘术,其中便有一项,名为阴阳契约!”

  阴阳契约?

  麦鸢与姜樊暗吃一惊,这种契约两人从未听闻。

  傅修继续道:“这是受术者还在孕育胚胎期间,用心血每日噬哺,最后在对方出生之际,施展秘法签下契约,可令受术者终其一生,都对签约者绝对忠诚,誓死相随,即使签约者意外仙逝,受术者也会进入冥界,与签约者生生世世不离不弃!”

  “还有这种秘术?”麦鸢脱口而出,突然对凤主担心起来,圣主每日用心血噬喂巨蛋,莫非……

  姜樊哼道:“本使可从未听过什么阴阳契约,灵雀王休要拿话糊弄我们姐妹!”

  傅修摇头道:“这是比灵魂契约更加深奥诡异的一种秘术,世间鲜有人见,你们从未听过也是正常,但你们别忘了,圣主对琅琊公主念念不忘,如今更认为灵主乃公主转世,采取极端作法也未可知。”

  麦鸢与姜樊终于变色,越想越觉灵雀王之言似乎很有道理,可她们不过五级妖兽,如何能够改变妖王之意?

  可若是凤主真的被人签下阴阳契约?岂不是一生都要成为他人傀儡?失去自由?

  这……这太可怕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免注册), 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